教学工作
当前位置: 学院首页 >> 教学工作 >> 教学成果 >> 正文

一心移“疫”,战“疫”有我——思政课战“疫”特辑(三)

2020-06-09 08:56 审核人:

为了将思政教育与抗疫实践相结合、将思政教育与美术专业相融合,用好“抗击疫情”这部厚重的实践教材,落实思政“关键课程”在抗击疫情这一特殊时期“培根铸魂、立德树人”的关键作用,西安美术学院马院教师要求学生从各自专业特长出发,通过创作艺术作品、撰写心得体会,表达自己在抗疫战斗中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悟,抒发家国情怀,树立远大志向,引导学生在坚定“四个自信”、奉献祖国和人民中放飞艺术理想,成就艺术人生。

《概论》课程  “战‘疫’中的我们”之二

任课教师 沈宝莲


17级艺术史论专业 李一帆

2020年的假期本来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寒假,而因为一场疫情的到来它变得不再平凡。这个假期变得令人揪心,因为一个城市的沦陷而牵动着每个人的心。新冠状病毒的到来令我们每一个人都始料未及,没有人会想到在新年的伊始等待我们的是一场疫情的爆发,是一个战“疫”的打响。

2003年的“非典”我并没有经历,与其说是并没有经历不如说是因为年龄过小而被家人很好的保护着。2020年爆发了“新冠肺炎”,这一次疫情的爆发我体会到了害怕,担心,痛心等等一系列的情绪。害怕自己的家人因为疏忽而被传染,担心前往武汉支援的医护人员,更加痛心被封城的武汉,2020年我21岁。2003年的1月“非典型肺炎”由广东蔓延至其他省市,由此中国开始了漫长的疫情战斗。非典的爆发是因为野生动物所携带的未知病毒,同样是年末,同样是因为野生动物携带的未知病毒。2019年末“新冠肺炎”在武汉首发,2020年新冠状病毒开始大面积蔓延,整个中国开始陷入疫情保卫战中。相似的病发时间,相似的病发原因,同样冷清的新年,难道没有为我们敲响警钟吗?

有的,非典的爆发是科学发展观提出的直接诱因。2003年非典疫情爆发,仅仅两个月的时间,疫情蔓延,对中国的经济发展特别是在旅游业、航空业、运输业、商业服务业、建筑业和部分制造业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在成功抗击非典之后,党中央就提出要贯彻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城乡协调发展、区域协调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方针。要说2003年的非典爆发没有给我们敲响警钟那是不可能的,2003年7月28日,胡锦涛总书记指出,要更好的坚持协调发展、全面发展、可持续发展的发展观,2003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明确的提出了坚持以人为本、全面发展、协调发展、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抗击中,我们吸取了之前抗击非典的经验,展开了全民抗疫的战役。2003年信息渠道闭塞,电视新闻成为人们获取SARS的主要信息渠道,很多人并不能准确认识到病毒所带来的危险。2020年是一个信息化大数据的时代,我们可以在手机,电脑上实时查看疫情的变化,了解新冠状病毒的危害,使疫情更加的透明化,从而约束自己,防止疫情继续扩散下去。

非典,雾霾,新冠肺炎,这些历历在目的大型事件都是对我们的启示,因为非法捕食野生动物而带来的病毒,因为发展工业而污染的环境,人类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醒悟呢?人类到底应该如何与自然相处?人类到底应该怎样发展?科学发展观的指出只是小部分人的醒悟,他们认识到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他们知道了只有保护自然人类才能更好的发展。那么2020年的新冠疫情的爆发又有多少人幡然醒悟呢?我想大部分人应该都在这一次的疫情中认识到了保护自然和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要性。

人类与自然界相比是渺小的存在,千百年来人类一次次妄图改造利用自然,却在一次次的失败中明白,你在自然中拿走多少,自然就会还给你多少,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人类从来不能驱使自然,我们只能与自然和谐相处。

我相信这一次的疫情给我们带来的绝不是一次灾难,而是我们绝大多数人的幡然醒悟。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人与自然可以和谐相处,人类也可以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17级文化产业管理专业 赵雪松

2020年起,对全中国人民来说,是一个不寻常的开年。第一次听闻这个病毒是在2019年的12月的新闻里,那时只有几个人,当时,没有人会想到这小小的病毒会引起今日的轩然大波,被感染的人数从个位数很快变成三位、四位、五位。病毒传播地很快,武汉也变成了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的焦点,从“进出武汉测体温”到“武汉封城”不过短短两三天,这一切的变化让我感到惊讶,每天早上起来,感染人数都在上升。除夕之夜,战“疫”好像进入白热化的阶段,那晚,许多人在筹集物资,捐款,各医疗队离开家人,前往武汉。武汉,不再是一所城市的名字,它已成为每个人心中挂念的地方。

我没有切身感受过2003的SARS,甚至没有什么印象,可以说这是这么多年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第一次看见如此“萧瑟”的春节,这个年的主题不是“团圆”而是“抗疫”,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平安健康。我知道这次与新型冠状病毒的斗争已载入人类历史的手册之中,它或许是人类漫长演变发展中一次不大不小的事件,从古至今,发生过很多类似的事情,与自然抗力、疾病斗争、灾难博弈,贯穿着人类的历史发展。在这次疫情中我们看到了,经历了很多事情,也听见了多种声音,有愤慨,有感动,有同情,有悲伤。这不单单是武汉的事,是全国,每个人的事情,我们关注,我们反思。

14世纪,一场由鼠疫引发的灾难夺走了2500万欧洲人的生命。亲历者薄伽丘在《十日谈》中写道:“佛罗伦萨突然变成了人间地狱,行人在街上走着突然倒地而亡,待在家里的人孤独地死去……”无论中国还是西方,哪个世纪,我们好似都避免不了会发生这样的事。面对疫情,我们应该真正反思的是,和过去相比,在科技迅猛发展,生产力不知提高了多少倍的今天,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全国性的灾难”,我们对病毒、疾病的关注,认识,防控的意识有没有加强,对生命安全有没有重视,对我们每天生活的环境,所吃、所用有没有较正确的认识,我们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到底怎么做才能“和谐”,各行各业的社会责任感到底是什么?抗“疫”不仅仅是医生们的责任,最后去医院就医治疗只是一个结果,医护人员是在最前线的人,也是这过程中最后一站。真正的大量防护工作是每个人对自我生命的重视和保护,真正能救我们的是我们自己。

我们虽不在抗“疫”的最前线,但我们每个人都身处其中,我们需要反思的还有很多,每一步任重而道远。


17级美术史论系美术学专业 李颖珊

如果说对于远离疫情区域的我而言,更多的感受,可能是一些细碎的情绪。一月十八号,我还和从武汉回来的高中同学吃夜市谈学校的各种趣闻,四天之后,她就开始远程向我吐苦水“一天被各种政府机关打电话询问体温,社区的人还上门让我不要出门,旁边商场都只能点外卖”,我还开玩笑地跟她说说不定你们要成失学儿童了,没想到一语成谶,全国人民的复工复学都推迟了。

身处全国都要“抄作业”的河南,所有对应疫情的措施都很迅速且硬核,方方面面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无人机巡查、社区人员挨家挨户排查,大喇叭循环播放和疫情相关的内容,小区门口摆放宣传面板,甚至在年前就大面积实行了进社区要量体温的举措。在其他省市戴口罩尚未成为“社交货币”的时候,我们这里已经是所有人都戴口罩了。政府的行动力非常的迅速,作为人口大省里的一份子,因为政府的号召,到现在感染人数仍然排在第三、第四的位置,政府的强力措施功不可没。

正月十一,各地还没有封锁小区出入,我和母亲全副武装去买生鲜蔬菜,路过冷冷清清的商业街时看到有一商家在闭店公告里写了这样一段话:“唯有你也想见我的时候,我们的见面才有意义,真的希望摘下口罩的那一天,我们彼此的脸上依旧会是那曾经温暖的笑容。”顿时感动满满。对于所有的个体户而言,这样的日子可能算是寒冬,但是在国家面前,这一切都算不上什么,毕竟作为一名中国人,为了国家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是应当且自豪的,我为我的同胞点赞!

这个年假显得格外的长,原本计划春节出游的我们一家也取消了火车票和住宿,自愿取消出行。除夕的夜晚,无心看春节晚会的我刷着社交媒体不停看到医院急求物资,武汉医生只能吃方便面蛋黄派当年夜饭,不断有人发帖求助无法排到病床等等。这可能是我记事以来,过的最清冷的一个春节。不过在短短几天之后,中央的各种各样的措施就令全国人民安心,物资的迅速跟上,各地医护人员的集结,国家迅速且强大的号召力、动员力、执行力让全世界都感到中国人的“硬核”,而“硬核”之下是柔情,是温情,时时刻刻温暖人心。

如果说现在我最想说的,恐怕还是之前那句,希望第二天一醒来看见热搜是“已经研究出疫苗”、“我们成功了,它消失了”或者是“治疗方案完善,患者大批出院”。

2020对于我们的国家本来就是关键的一个时间点,如果能早一点回到正常生活轨道,就再好不过了。


17级史论系艺术设计学专业 马小洁

这一个多月来,全国人民的心都被新型冠形病毒牵动着,每天都在电视新闻、报纸、微博等媒体媒介间关注着、了解着各种关于疫情的信息。

除了官方的和媒体的报道,我认为在那些日子里,那些民间的、具有个人色彩的音调的记录也同样具有意义。比起官方每日发布的宏观大数据,那些未深处一线却仍然在努力的平凡人间更容易触动我。

从1月底开始望着中国地图,从零星几处泛红变到全国各地无一幸免,这场战争不经意间已经敲响了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的警钟,不仅仅是湖北、不仅仅是武汉,这是一场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战役。

在网络上,除了紧急一线的各种新闻,我还看到了许多湖北省外人民对抗疫情的消息与图片。

电影《流浪地球》中有一句话:“起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这不是一场只有湖北、只有武汉的战争,它关乎全国、关乎世界,是每一个人的战争。处在湖北省外的我们,依旧每天牵挂着深处重灾区的同胞们。即使我们不是医生、不是护士、不是建设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的工人,我们不在武汉、不在湖北,哪怕我们只是一位平凡的外卖小哥、一个摆摊卖菜的商贩、一名小区安保、甚至我们只是居民楼里的一名普通住户,这场灾难,都与我们息息相关。

庆幸的是,我们每个人都自觉地做到了。街道上的人少了,每个人都自觉戴着口罩,出入场所都会有安保测量体温,也不再有群体集会的现象,就连想要出门锻炼的大爷大妈们,都穿着滑稽的防护服,与人相距甚远地坐在院子里晒太阳。这不是社会的倒退,不是人与人之间的疏离,在如此特殊的时期,这便是我们平凡老百姓最该帮助社会做的事。

我们是真真切切经历过这场“战争”的个体,等时过经年,我们也是这段历史的讲述者,我们将会向后辈讲述着,这段日子里在平凡的生活中共同为抗击疫情所做出的各种努力。

每天看新闻的时候,都会被这崭新的世间万象所触动。也深深地觉得,这才是最真实的人间,也正是这一个个平凡人的平凡的故事,发出了微微之光,把阴霾照亮。


17级艺术史论专业 尹迪莎

2020年2月26日,今天是我“禁足”在家的第29天,晚上新闻联播结束后,我坐在家里的电脑前打开文档,开始认真思考疫情爆发以来我的见闻与感触。

有关2003年“非典”的记忆,对我们这一代人而言已经非常模糊。只记得空气里整日弥漫着酒精和消毒水的味道,每天早晚都要测体温,在医院工作的家人常忙得一连好几天都看不见人影。当时新闻和广播里的患者数量每天都在增长,全国上下人心惶惶,一时间还掀起了板蓝根和白醋的抢购热潮。所幸经过中央政府的全面防控与正确指导,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众志成城共同战疫,SARS病毒终于随着气候的变暖彻底消声灭迹。毋庸置疑,新冠病毒是一个杀伤力不亚于SARS的劲敌,它来势更加凶猛,破坏力更强。

的确,一开始当我看到每天都在“变红”的疫情地图和不断上升的确诊数量时,我曾为我们的共和国忧心忡忡,同时也因武汉当地政府的不作为而感到愤怒,但我很快就发现其实完全不必对疫情持悲观态度,因为在疫情面前,中国完全展示出了一个大国应有的实力与担当:2020年1月25日,中央的指导组就抵达湖北,迅速建立起战疫的“前线指挥部”;从大年三十开始,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医护人员相继前往湖北抗疫一线投入战斗;武汉资源紧缺,全国人民通过各种途径捐款捐物,尽最大能力对灾区进行支援;湖北病患数量持续增加,为了解决医院床位不足的问题,武汉参照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北京小汤山医院模式建造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诸如此类,中国不仅做到让人民安心,更是向世界展示了“中国速度”“中国效率”,也有效控制住了疫情的蔓延。

疫情当前,作为一名学生,我能做的十分有限,仅仅是帮助疫区的人们转发求助信息,及时关注新发布的疫情信息,做到不信谣、不传谣。除此之外,就只能待在家里足不出户,尽可能地减少接触感染的可能。在家自我隔离的这些天以来,我看到了太多疫情期间温暖人心的人和事,有医生与病患相互鼓励共同抗疫,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爱心和援助;有快递公司包机运输医疗物资,也有火神山医院8天高质量交工的建设奇迹;有外卖平台为医护人员免费提供一万份爱心餐,也有云南寨子倾尽所有为疫区捐水果蔬菜等等。

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战役中,医护人员无疑是主力军,但其他特殊时期依旧在自己岗位上恪尽职守的人也同样是这场战争中不可忽视的力量,正如那句话所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世界上哪有什么神和天使,他们只是温暖又坚强的普通人,然而正是有了无数个这样的普通人,我们的国家才能肩负使命一路风雨地走到今天。

经过“非典”和新冠肺炎两次疫情惨痛的教训,我认为那些因无脑崇尚所谓野味具有普通家畜所不及的营养功效的人该清醒了,如今中国民安物阜、繁荣富强,我们生活的是一个科技发达、思想解放的现代社会,我们的家禽家畜经过祖先数千年的驯养早已繁育成为最适合作为食材的品种,不管是味道还是营养都比未经检疫的野生动物强,那些糟粕的养生观念和错误思想就应当与旧时代的封建余孽一起摒弃,拒食野味,拒绝买卖野生动物。同时国家也要以此为戒,完善野生动物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通过严厉的法律手腕强力遏制买卖、捕杀野生动物的行为,加大野生动物保护力度,严格执行野生动物保护法。

虽然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场艰难的战役,但我相信,17年前我们怎样战胜SARS,17年后我们就能怎样把新冠病毒彻底消灭。灾难面前,我们有一群最可爱、最勇敢的战疫者,而他们的背后是一个曾被列强敲骨吸髓、把头摁进土里,但如今涅槃重生靠着自己重新站起来的伟大国家。

武汉,加油!等到春天真的到来了,那时我们再相见吧!武汉必胜,中国必胜!

特辑寄语

西美马院教师把握抗疫教育契机,每个课程小组结合各自课程特点,有针对性地将课程内容与抗疫内容相结合,让学生主动从“抗疫”素材中寻找灵感,将思政课与专业有机融合,使学生在感同身受的抗疫过程中通过搜集素材、创作作品、描写感受等实践过程真正理解优秀的艺术作品应当是思想性和艺术性有机统一的产物,艺术作品不仅要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还要服务社会、奉献人民

上一条:一心移“疫”,战“疫”有我——思政课战“疫”特辑 (四)
下一条:一心移“疫”,战“疫”有我——思政课战“疫”特辑(二)

版权声明:西安美术学院基础部版权所有 | 联系电话:029-88256497 陕ICP备 05010976号-1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含光路南段100号西安美术学院 710065

您好,您是第: 位访客